当前位置:首页 > 杂志

更大的温柔和勇敢的心——一本杂志的教育理想

时间:2019/10/15 11:40:51  来源:原创文章转载请说明出处  作者:奇客时尚网  浏览量:29
    更大的温柔和勇敢的心——一本杂志的教育理想

1936年11月的纽约冬季,寒冷而锋利。
《时代》和《财富》杂志,创办人亨利·卢斯,又创办了以摄影纪实为特征的《LIFE》杂志。创刊词一时全球风行:
“去看生活,去看世界;去目击伟大的历史事件;去看穷人的面孔和骄傲者的姿态;去看不同寻常的事物;去看人类的杰作;去看千里之外的世界;去看那些被男人所爱着的女人们还有孩子;去看并且享受愉悦;去看并被感动;去看并被教育。”
整个20世纪的后半叶,杂志俨然成为时代的符号,既使是50年代出现了电视机,杂志仍然以对文字的极致追求,构思精美的摄影,深度却又节制的篇幅,赢得了一代又一代的读者。
20年前的上个世纪,那些有方向有格调有态度的刊物,成为全世界中产家庭客厅里的标配。
一天,作为媒体人,那些精于文字构建梦想空间,用自己的思考拍摄这个世界的人,他们突然被一种科技新物种所吞噬:互联网,人人是记者。
一个时代仿佛开始落幕——2005年5月,也在时代集团大厦的办公室,主编默勒宣布:《LIFE》杂志本月出版纸质本的最后一期。这本美国历史最悠久的杂志之一宣布停刊。
《LIFE》杂志最后一期封面,是献给认真打造这本杂志的人们:那段静默隐忍的时光,就是生命的本质。
全世界无数的期刊编辑含泪看完这个新闻,他们中也有一些人,开始种下一个梦想:以更大的温柔和勇敢的心,把杂志这种文明承载的最佳范本,在重新启幕的时代保留下来。
逆风行者——《新校长》创刊人的故事

2008年9月,前《商界》杂志主编李斌于5.12赈灾志愿者现场,萌发投身教育的念头;同年,在重庆创办《校长》杂志。
这是一个真正理想主义的艰难决定:除了传统媒体的黄昏投影,还包括校长这个群体的数量稀缺,让这份刊物几乎不可能依靠发行量,养活自己。但这位资深的媒体人又决心摒弃一切媒体生存的潜规则,不靠回扣发行,不收版面费,不打纯粹的商业广告……
这个“奇怪的逻辑”吓走了每一位来应聘“发行总监”的人。从此杂志内容深受好评,经营却总是蜗牛爬行。
5年之后,他们就难以为继,资本方对教育投资彻底失望,团队崩盘。
2013年中,李斌抵押了自己的房子,并和几个“一样天真”的朋友一起凑了一笔很小的资金,率原团队部分人重起炉灶,并将刊名变更为《新校长》。

已有0位网友发表评论
网友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