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 时装

数字时装,新世纪“皇帝的新衣”?

时间:2019/12/8 12:11:55  来源:原创文章转载请说明出处  作者:奇客时尚网  浏览量:0
    如果有人告诉你花9500美元(约合7万人民币)买一套不存在的礼服也能升值,你会不会觉得这个世界为了年轻人的钱包,简直不择手段了。

但这门生意偏偏就发生了。

斥巨资买下那件现实中并不存在的“皇帝的新衣”的,是旧金山一家区块链公司的 CEO 理查德·马(Richard Ma)。他为自己的妻子买了一件数字连衣裙,只能在社交媒体po图时显示,大概相当于一个3D版的QQ秀吧。

没错,有钱人的世界就是这样玄幻、枯燥且乏味。

但他本人认为这是一笔很值的投资,因为——未来10年里,每个人都将“穿着”数字的时尚服装。它们现往往是超现实的设计,真实世界中很难实现,这会是独特的纪念品和时代的标志。

似乎是为了佐证富豪的观点,欧洲也出现了不少创业公司,开始发布数字服装,当然价格也比较亲民,十几美元一件就能买到。

数字服装到底会让年轻人变成被“空气衣”收割的韭菜,还是开始引领虚拟时尚的新潮流,还蛮令我们老年人感到好奇的。

火前留名:成人版QQ秀或成未来社交赢家?

“Kerry,你ins上的新造型真靓,求衣服牌子!”

“哦,那件是疼讯公司最新出的春季系列,还有飞翔特效哦~”

未来,社交媒体上的带货网红们,也许会大喊着“买它”,让你购入一些“空气衣”。虽然这听起来和冲红钻用QQ秀打扮自己的青春期行为没什么区别,很难想象一堆成年人真的乐在其中。

去年10月,瑞典的一家时装设计公司Carlings发布了数字街头系列服装,就在一个月时间内售罄了。别说,上身效果与实体服装毫无违和感。

用售罄这个词可能显得有点傻,因为数字时装本身就是一堆代码,这意味着它可以随心所欲地被创作出来,永无消耗完的一天。

数字时装,新世纪“皇帝的新衣”?

当然,这些服装也可以满足人们在社交中独一无二的博出位心理,同时又不那么中二。毕竟不是顶着一头绿毛的虚拟人物,而是图片上的你穿着一些突破物理空间限制的服装。

另一家公司Fabricant,每个月也会会在其网站上发布可以免费“穿着”的新系列数字服装,不过消费者需要下载专用软件,并学习一些特殊的“P图”技能,才能顺利将这些“衣服”穿上身。

不过目前看来,这些创业公司的经营状况都称不上好。Carlings透露自家产品大概卖出去了200-250件,从售价来看营业额还没有一个iMac高。而Fabricant创始人凯瑞•墨菲(Kerry Murphy)也表示自家公司并不靠卖衣服挣钱,而是向时尚品牌和零售商提供营销需求、销售工具,购买其产品的人士也大多是使用CLO 3D软件的的专业设计师。

短期内,数字时尚显然还不如游戏皮肤来的有商业价值。但更长的未来呢?

当人变成硅基:启动云端生活的倒计时

过去我们提到“人机融合”,总会第一时间想到脑机接口这样遥远但不切实际的尖端技术。实际上,当智能可穿戴设备正在成为我们生理上的新器官,数字技术也正在虚拟世界里与真实的人类融合着。

如果大家还有记忆的话,可能会想到去年年末的爆款游戏ZEPETO。这款App通过捏脸、换衣服等创造虚拟卡通形象,持续霸榜App Store。还联合Nike、UGG等时尚品牌推出了相应的虚拟款套装。如果仅仅用“当年玩QQ秀的人都长大了”,显然不能解释这一现象。

长期以来,人们对数字时装的理解就是游戏皮肤,穿着它可以在游戏所打造的场景中满足玩家对自己的各种幻想,你可以是一个身材火辣的女侠,也可以是一只波西米亚风格的猪。里面商业价值是巨大的,比如《王者荣耀》就曾靠一个赵云皮肤日入1.5亿。

当然,虚拟世界的角色扮演,前提是它能够与身处的故事相融合。

而游戏世界与现实世界是有时差的,这也是为什么虚拟形象始终无法在大众端爆发,ZEPETO也在数月后变得不温不火。

数字时装,新世纪“皇帝的新衣”?

所以你相信数字时装会成为一个巨大的市场并且永远存在下去吗?我认为会。

因为,这一届年轻人的硅基生命体,正在虚拟世界里逐渐成形。

麦克卢汉认为媒介是人的延伸。随着技术的发展,人与社交网络的关系显然不再泾渭分明地反复切换,虚拟即人生。有调查显示,95后对虚拟人设社交游戏中的人物关系认同感,甚至可能超过对现实的认同感。

想象一下,一个永不停止网络脉冲的世界,在那里你可以经历各不相同的浪漫,体验战争、末日、星际等各种世界,可以将自我自由地分裂组合,一切碳基细胞的限制都不复存在,只要想象力足够,你可以变成任何自己喜欢的样子。这是否有点不可思议,但这样持续的网络社交正在成为当下年轻人生活的一部分。

“云养猫”“云养狗”,早已是当代年轻人自我疗愈的方式之一。网络不在是逃避现实,“网瘾”也早已成了伪命题。那么“云旅游”“云追星”“云时尚”,看起来真的还遥远吗?

想到自己在游戏里为时装氪的金,突然觉得数字服装没那么难以理解了,说不定现在入股,还真能押注到未来时尚的“海景房”呢?

虚幻与真实的错位世界

在虚拟世界中掺杂了现实的真情实感,这种世界的错位是如何出现的?

一方面,算力的提升使得高清网络、XR混合现实等技术得以有潜力被泛应用,通过网络大多数人可以解决工作、社交等一系列原本在物理空间才能实现的需求,虚拟世界不再是人为设定,而是真实人生的另一种完整表达式。

比如原本需要多方面对面交流的工程设计,通过VR眼镜建构的虚拟办公室,工程师、美工、客户负责人与老板齐聚一堂,这种更高效低价的形式会被企业采用吗?答案很明显。

除了现实世界的虚拟化,恐怕还会有不少前所未有的新职业诞生。

以数字时装为例,就出现了数字设计师。前面拍卖了9500美元天价的长袍,其创作者就是Instagram上最火的AR滤镜设计师Johanna Jaskowska。正是她设计的“Beauty3000”滤镜,可以实现将透明炫彩镭射膜覆盖在面部的真实感炫彩感。而要完成这件作品,创作团队还需要根据买家的照片来进行个人定制,以保证穿着的合身效果。
再比如虚拟网红。未来,可能连试穿的模特都是虚拟的了。最近迪奥、Jacquemus和Off-White等奢侈品牌就选择了邀请一位AI网红Noonoouri为其拍摄宣传海报,效果看起来并不比真人模特逊色。

已有0位网友发表评论
网友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