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 男人

“我女儿1岁了,我不想让她以后嫁个像我一样的男人!”20岁的杭州临时快递小哥拼了!

时间:2019/12/6 12:05:43  来源:原创文章转载请说明出处  作者:奇客时尚网  浏览量:0
    丁建抱起一摞堆得一米多高的快递件,迈步穿过库房,手里的快递阻挡了视线。他在杂乱的各类包裹和忙着分拣的其他快递员间勉强下脚。门口,卡车司机大声吆喝着卸货,几辆电三轮因为争着进出响起了喇叭。好容易走到自己的车前,后车厢里已经摆着一百多件快递。他快速翻弄着最后一批快件,一阵扬尘和纸箱的刺鼻味道在拿起放下间飘散。
这是20岁的快递员丁建再平凡不过的一天。今年刚过完年,他留下才满周岁的女儿,从老家贵州省黔西南布依族苗族自治州来到杭州,兼职快递是他的最新工作。女儿是他工作的动力,在应聘的报名表上他写道:我再不努力,难道让她以后嫁一个像我一样的男人?
今年“双11”,有40万人临时加入“快递大军”。和丁建一样,他们被可能“月入上万”的条件吸引,想抓住任何改变自己生活的机会。
工作第一天,100多个快递送到晚上8点
收拾完快件的丁建推着车,从笕桥翻水站点里出来,沿着长长的小河堤,他一路加速,不算合身的工作服在晨风中鼓动。
11月23日是周末,杭州迎来又一轮降温。丁建一早起床,他得抢在8点前把快递送到小区,否则就赶不上第一波空的快递柜了。从德胜路拐上香积寺路,丁建负责的片区就是路北的几条小巷,和三塘桃园、桂园以及兰苑三个小区。
“我女儿1岁了,我不想让她以后嫁个像我一样的男人!”20岁的杭州临时快递小哥拼了!
和刚入行时相比,丁建已经熟练了不少。后车厢里专门挑出来的,是给临街几间商铺的快递,送完之后他转进小区大门。他一边往快递柜里投放,一边拨通客户的电话,“喂,你有一个快递,要送上来吗?”“就放在楼下的保安室,对吧。”“下午3点之后在家,好的。”关上柜门,他拎起一袋快递,熟稔地在几幢小区楼间穿梭。
按快递员的标准,丁建分到的片区一般,“老小区路况复杂,没电梯,(快递)柜子还特别少”。换个说法,就是送件的性价比不高。他还记得刚上班的第一天,自己就在几条小巷里转迷了路,100多个快递从上午送到了晚上8点,中间甚至还没来得及吃饭。
几天之后,他才从老快递员嘴里摸透送件门道:越大越沉的快递,再麻烦也得亲自送到用户手里;分件的时候注意区分楼层,3楼以上的尽量放快递柜;快递柜是稀缺资源,想要就得早点来抢。
20分钟后,他回到车上,蛇皮袋已经瘪了,只有手上还捧着一件大包裹。“打了电话让我送,结果上了楼才发现,人还没回来。”他语气里倒不见生气,干这行有段时间,对这类事倒也不见怪了。轻晃了下快递,箱子里发出一阵碎玻璃的哗啦声,“估计坏了”,他脸色一变,琢磨着一会怎么和客户沟通。“我女儿1岁了,我不想让她以后嫁个像我一样的男人!”20岁的杭州临时快递小哥拼了!
第一个“双11”,一天送了800个快递
下午5点20分,丁建送完最后一单快递。将近8个小时里,他上下楼40多次,打了近50通电话,发送超过170条短信。
打完卡,他跑进便利店买了一瓶脉动,当场扭开盖子,猛灌了几口。饮料顺着嘴角,洒在亮橙色的工作服和已经板结的翻皮短靴上。
今年刚满20岁的丁建跑快递还不到5个月,是站点里最年轻的快递员。和其他皮肤黝黑、看着沧桑、甚至有点邋遢的“典型”快递员相比,丁建有着一张“非典型”快递员的相貌:一头利落的寸发,两条浓眉下,是青涩俊秀的面庞。

已有0位网友发表评论
网友评论